西泠不是冷

我磕的西皮全世界最甜

不知道有没有人嗑丞坤(范丞丞X蔡徐坤),所以开了小号写,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很久没有码字,文笔不好,请多担待

丞坤

【宇霖】【施柏宇X杨孟霖】和你在一起 UP主: Lasestrellas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3535588?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4DD9CFC3-FA61-42A6-A22D-A21DB7C580E438806infoc&ts=1526543700708

文武/关于喜欢


王振武喜欢听弟弟说以前那些他偷偷喜欢自己的事,

例如偷拍他好看的照片,

例如在公车上装作睡着,然后靠在他的肩膀上,

例如偷偷把女生给他的情书烧掉,结果不小心把家里床单点着,被老爸拿着扫把追着满街跑,结果还是他自己替弟弟挨了一顿打。

其实王振武最好奇弟弟是怎么发现他喜欢自己的,

可是王振文每次说到这个问题,都支支吾吾地略过去,耍着赖装糊涂。

后来王振武还是无意中听夏宇豪说,那是因为王振文做了一个梦,

“他就讲说他梦见他亲你啊,他没跟你讲喔?”

放学回家之后,王振武把王振文悄悄拉进房间,把人按在床边上坐着,

“你知道你喜欢我,是因为你梦见你亲我了哦?”

王振文挠挠头,满脸通红地躲避他的视线

“我没有!”

王振武笑着把他挠头那只手抓住,握在手心里

“你每次紧张,或者撒谎都喜欢挠头”

“我哪有!谁跟你讲的!”

“梦见亲我就亲我啊,干嘛害羞不敢讲?”

王振文清清嗓子,强装镇定地看着他

“我没有害羞啊”

“所以你梦里是怎么亲我的?”

王振武说着,凑上前亲了一下他的嘴唇

“这样?”

王振文哄地一下站起来,下意识看向房门

“你干嘛,爸妈还在外面!”

王振武耸耸肩,继续追问

“你还没回答我”

王振文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

“不是”

“不是什么?”

“不是这样亲啦”

“那是怎样亲?”

王振文仰头贴上他的嘴唇,舌头快速地伸出来舔了王振

武的下唇,

“就,就类似这样啊”

王振武愣了下,伸手摸摸被舔的地方,觉得耳朵有点发烫

“应该……不止吧”

王振文破罐子破摔地交代

“然后你就把我压到床上啊……”

“……”

王振武直勾勾地盯着王振文看,喉咙有点发紧,王振文

身上的校服还没换下来,扣子最上面两颗是打开的,露

出一截锁骨。

“这样吗?”

王振武抓着王振文的手腕,把人压倒在床上,他用力并

不大,实际上在王振武握着他手腕那一刻起,王振文就

开始懵了,

和他的梦境,一模一样,

“振武……”

王振武的吻技有点笨拙,但是他舌头探进来的时候,王

振文整个人都在发烫,心跳砰砰砰地,快得不像话,王

振武也是同样,两个青涩的少年,那样不成熟的吻,却

让呼吸也甜蜜起来。

两个年少气盛的男孩子,碰撞在一起,结果如何显而易

知,当王振文的衬衫已经被脱剩一只袖子挂在手肘上的

时候,房门被突然敲响,

“宝贝儿子们,出来吃水果哦,再不出来你们喜欢的凤

梨就没有了哦”

王振文连忙用手推身上的人

“妈叫了,快起来啦!!”

王振武不情不愿地翻身躺在床上,下面的异样无法掩盖,他知道王振文也一样。

“振文……”

“干嘛”

“我知道你为什么不说了”

“……哦”

“振文”

“又干嘛”

“我们念大学之后搬出去住吧”

王振文坐起来用枕头砸他

“王振武!!!!!”

宇霖/即期品(真人向,开放性,无后续,慎入)

结束了,

怎么就结束了呢,

施柏宇想。

后台还是闹哄哄的,

到处都是道别的声音,

不远处的杨孟霖在跟范少勋自拍,

施柏宇在包里翻出充电宝,

连上手机,

手机屏幕蓦地一亮,很快又暗下去,

施柏宇盯着锁屏那张臭屁又自恋的自拍,有点晃神。

“哎,今天考试怎样?”

杨孟霖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施柏宇顺从地弯了下腰,下意识地回呛

“什么怎样,肯定OK啊”

“最好是啦”

两个人还没说完,又有人过来合照,施柏宇配合地对着镜头微笑,余光里的杨孟霖眼睛弯弯的,笑得很好看。

“哎,杨孟霖,你头发乱了啦”

“哈?真的?哪里?帮我弄一下”

“骗你的,哈哈哈”

“施柏宇,你个屁孩真的好烦!”

两个人的打闹声淹没在众人的热闹里,施柏宇说了句什么,杨孟霖没听清。

“你说什么?”

“没什么,你头发乱了”

“还来?你滚啦!!”

热闹归于平静,好像也不过一瞬间。

施柏宇塞着耳机把自己瘫在车座上,车窗被敲了两下,又两下。

施柏宇直接把门拉开。

杨孟霖装作被吓到的样子,有模有样地拍拍胸膛。

施柏宇无奈地翻白眼,摘下耳机,下了车。

“干嘛,还不回家哦,不是说累?”

“跟你道别啊,小屁孩”

“干,你才屁孩”

施柏宇说完,两个人就一同沉默。

“哎,你头发乱了”

杨孟霖笑笑

“干嘛,玩狼来了哦?”

“真的乱了”

施柏宇抬手拨了拨他的头发,小力地压了压

“好了”

杨孟霖低下头,抿着嘴把脸别了别,

“拜托你,别用这种烂梗撩了,人家女生才不会吃你这一套”

“你还不是害羞了”

施柏宇切了声,顿了下,又转而笑了笑。

不远处的汽车滴了两声,杨孟霖拍拍施柏宇的肩膀

“我先走了哦”

“好”

“哎!”

“嗯?”

“再见了,王振文”

杨孟霖愣了下,上前抱着他的肩膀拍了拍

“那再见了,王振武,哥”

“哎!”

杨孟霖拉着车门,无奈地回头

“又干嘛啦?一次性讲完好不好?我们这样真的好像在演虐恋离别耶”

施柏宇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明天打球啦,老地方”

“你腰好了哦?还打球”

“你管我”

“好啦,回去电联”

施柏宇看着那辆车缓缓启动,然后绕过街角,最后连车声也听不到。

耳机里的旋律重新清晰起来。

就送你到这裡,

就算还摸不透你的思绪,

也许你没察觉我在等你,

不明白我的真心,

寂寞总是轻易,

轻易地击垮伪装的独立。



——————————————————————————————

安安静静地萌了文武这对一段时间,后来慢慢地变成宇霖,文武也好,宇霖也好,施柏宇和杨孟霖也好,有什么重要的呢。
今天营业期也算是结束了吧,乱七八糟地写点东西,也算是给最近手痒又不敢真情实感的自己一个交待了。




宜嘉/段先生和王先生(练笔,无题无续流水账)

“哥,还没睡吗?”

金有谦揉着眼睛,有些惊讶地看着窝在沙发上抱着电脑的人。

段先生耸了耸肩,算是回应,金有谦好奇地看了屏幕一眼,无奈地笑,这哥真的是……

“一会儿就回来了,别看了”

“知道了,你睡吧”

金有谦打着哈欠进了房间,段先生抬头看了一眼,把视频声音调小了一点,捧着手机查刚刚视频里出现的某个中文词语是什么意思。

“该到了吧”

段先生觉得自己有点困了,大门密码锁被开的声音却很适时地响了一声,某根神经跳动了一下,瞬间清醒了许多。

“回来了?”

猫着腰在玄关换鞋的王先生抬头惊讶地看着他

“都几点了,你还没睡?”

“嗯,不困”

段先生面不改色地说谎,眼睛跟着那个人移动,刚刚一直出现在屏幕的人,现在就在自己目之所及的地方,却生出一丝恍惚感。

王先生凑过来看他没来得及合上的电脑,视频定格在他的单独镜头,一张脸笑得开心。

“呀,你也看,说说看,pick哪位小弟弟啦”

“你呗”

王先生哈哈地笑,一本正经地摇头

“导师可不能被pick哦”

王先生从行李包里翻出睡衣,拖着一身疲倦去洗澡,段先生关掉电脑,在冰箱翻出牛奶,倒进杯子,加一点白砂糖,送进微波炉加热。

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段先生拿起划开,好友发来的信息。

“嘿,人工外挂,睡了没?组队啊”

“没空”

“干嘛去?游戏都不玩了?”

“热牛奶”

段先生看着对面一直发过来的愤怒表情,无奈地笑笑

“笑什么呢?”

洗完澡的王先生带着一股湿热气,下巴慵懒地抵在段先生的肩膀上,声音累得很。

段先生把热好的牛奶递过去,盯着他把喝完,又把杯子拿过来洗了,喝完牛奶的王先生又赖在段先生身上,嚷嚷着困。

“回房间睡吧”

“可我不想动”

“你不是困吗”

“可我真的不想动”

“……”

段先生没办法,只得拖着他往房间走,王先生见了床就倒下去。

段先生摸摸肩膀,觉得有点空落落的。

房间里没有开灯,段先生借着客厅透进来的光看他的脸,他突然想吻吻他,段先生很不清醒地想。

段先生蹲下来,帮他掖好被角,他的脸近在眼前,而且他睡着了,如果段先生想,他便能实现那个不怎么清醒的想法。

可段先生什么都没做,只道了声晚安,便走了出去。

第二天是王先生先起来的,段先生揉着眼睛走进厨房的时候,王先生正在煎蛋,单手把鸡蛋打进烧热了的平底锅里,帅气得不像话。

这个人,在他不知道的地方里,成熟了好多。

客厅很快变得闹哄哄的,林在范和朴珍荣帮忙把王嘉尔码得整整齐齐的早餐端到餐桌上,段先生坐在王先生对面,忍不住瞄他。

看他笑,看他大口大口地吃早餐。

段先生的手肘被撞了一下,林在范跟他对视两秒之后脸色变得有点尴尬。

“对哦,没有镜头”

段先生无语地笑,倒是把眼神收了回来。

通告结束后还不到傍晚,段先生有点惊讶地看着跟他上了同一辆车的王先生

“不去机场吗?”

“为什么要我去机场?”

王先生看着他笑,段先生没有说话,他昨天偷看了他的机票,通告结束后两个小时飞中国,他改签了,段先生想。

晚上好友又催着段先生上线,段先生也的确手痒了,就带着耳机手指噼里啪啦地在键盘上敲,连麦中的好友兴奋地喊

“真不愧为人工外挂,太牛了兄弟!!!”

段先生挑挑眉,不可置否地笑,耳机里的声音依然兴奋,段先生听到自己的房门被敲了下,然后王先生抱着碗洗干净的草莓走了进来。

段先生分了心,差点被对手的枪打中,好友奇怪地问他怎么了,段先生淡淡地答了句没什么,继续指挥着行动。

“你左后方有人,躲一下”

“医疗包,你捡”

王先生百无聊赖地看着他玩,他不怎么热衷于游戏,也听不懂他说的游戏用语,手里的草莓发出很诱人的香甜味。

“呐,张嘴”

王先生捏起一颗草莓,塞到段先生嘴边,段先生愣了一下,把整颗草莓咬进嘴里。

耳机的对面犹豫地问了句

“Jackson?”

“嗯”

段先生干脆地回答,把王先生送过来地草莓一颗一颗地吃了,心思也慢慢脱离了游戏,于是好友就眼睁睁地看着前一分钟还在牛批地扛枪杀敌的外挂,直愣愣地站在那里被爆头。

“oh shit!王杰森你能不能别让他分心!!!!”

段先生摘下耳机,隔绝了好友的咆哮声,王先生倒是还笑嘻嘻地看着电脑屏幕

“被杀了?”

“你还笑?”

段先生故作严肃地说,“他怕是想要把我宰了。”

王先生笑得更开心,干脆在段先生床上打滚,

“谁让你不理我,活该”

段先生欺身压了上去,挠他的痒痒肉,王先生一边没骨气地求饶,一边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一张脸涨得红扑扑的,喘着气儿“哥哥,哥哥”地喊。

段先生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猫挠了下,脑子里一堆乱七八糟的想法。

真的很不清醒了,

段先生在亲上去的那一刻,又这样想。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6347300

昨晚失眠,做了个椰奶视频,不怎么会剪辑,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去看一下哦,剧情向。😘😘😘😘

黑色地带(三)

kit到学校,已经有些晚,ming看着他一路小跑进学校,拐了弯,看不见人了,才开车离开。


教室里很喧闹,女生们愁眉苦脸地讨论下午的解剖实验,kit微微喘着气进了教室,教室里的声音瞬间降了一半。


“早啊”有人跟他打招呼。


“早”kit翘起嘴角,很阳光地笑,然后往后找了排没人的地方坐下。


“哟,又换新手表了哦”刚才跟他打招呼的男生扭头跟他说话,kit扬起手腕笑了笑,没再说话。


男生转了回去,教室里又喧闹起来,女生们还在讨论实验,男生们也在聊天,他们在聊他的新手表,kit也习惯了,只当做没听到,他们不知道他的身份,只当他是普通的富家子。


他有时候会想,如果他们知道他是金龙堂的人,还会不会如此轻松的跟他说早安。


上课前一分钟,beam气喘吁吁地冲进教室,直直走向kit,在他旁边的座位坐下,有几个女生偷偷扭头看他,被他瞪了一眼之后又缩了回去。


“beam大少昨晚又没回家啊?”


kit戏谑地用两只手指扯扯他的衣袖


“也不换件衣服再来”


“懒得回去换”


beam扭开矿泉水盖,仰着头咕噜咕噜地灌,一小瓶水喝光了,才显得精神点。


“你家老爷子又该发火了”

beam的父亲是有名的地产大亨。


听了这话,beam微微蹙眉,满脸的不屑,也不知道是对这话不屑,还是对他父亲不屑。


kit不再贫他,铃声恰好响起,老师踩着点进来,教室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只剩下翻书的声音。


beam没带课本,kit把书挪了挪,跟他一起看,beam歪着嘴角朝他笑笑,拿着笔记本认真听课。


他是个很奇怪的人,地产大亨的儿子,不去读经济,却跑来读医学,平时一副风流模样,喜欢玩儿,却从来没逃过一节课。


这个人有许多他不知道的秘密,正如他自己,而他们两从来不会想去探寻对方的禁地,这是他们两能成为朋友的原因。


中午两个人吃学校食堂,有beam在,周围一圈的桌子都没人坐,kit有时候,觉得他像刺猬。


beam口味挑剔,打了好几个菜,吃了几口就不吃了,打电话使唤佣人给他买东西。


“我说kit,我们什么时候能不吃食堂啊?”


kit对吃的没什么挑剔,在意大利待了那么些年,让他对任何泰国菜都讨厌不起来,更何况ming不在,他不想出校门,否则那张扑克脸又该跟他上安全教育课。


“我觉得挺好的,其实你可以出去吃,不用陪我”


beam啧了声,夹起颗猪肉丸子慢慢嚼


“一个人吃饭多没意思,我也不能丢你一个人呐”


kit嘻嘻地笑,把最后一口鸡肉夹了,吧唧吧唧地嚼,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


“嘿,你吃东西非得嚼成这副德行吗!跟一傻仓鼠似的!”


下午的实验被拖堂,临下课前下起了雨,窗外灰蒙蒙的一片,雨幕模糊了街景。


kit和beam并肩着下楼,beam突然撞了一下他的手臂


“哎,你家那位木头保镖来了,我先走啦”


kit笑了笑,推了他一把


“别叫他保镖”


ming穿了一身黑,手上握着一柄深蓝色的伞,笔直地站在那儿,过往的学生好奇地看他,多是女孩子,那样明显带走好感的眼神让kit感到不舒服。


“小少爷,车在校外,不让进来”


“嗯,回家吧”


ming打开伞,用手臂拢着他走,雨太大了,两个人靠在一起,还是会有水飘进来,尽管那柄伞三分之二都偏在他这边。


待到上车时,ming湿了大半,kit倒是只湿了点袖子。


“小少爷,堂主那边派了新的女佣过来,叫做muwan”


kit一愣,他这边不缺人,而且从他回国开始,家里的佣人都没流动过,有了新佣,自然是有人走了。


“谁走了?”


“mit姨,我之前跟你说过的”


kit嗯了声,有点失神,梅姨人醒目,又待他尽心尽力,他有点舍不得。


一直到家,雨势都未减弱,大门前的暖黄色路灯被大雨晕染模糊,kit却格外喜欢,让ming把车停在门口,趴在车窗上看了一会儿,才心满意足地进门。


有佣人撑着伞来迎,kit打开车门,看到一张陌生女孩儿的脸,不由得楞了一下才下车


“你是muwan?”


muwan点头,又唤了声小少爷,kit笑了笑


“用不着那么拘谨,我脾气很好的,不像你们ming先生”


muwan看了眼ming,低头笑了笑,应了句是,kit注意到她的脸有点红。


“让厨房十分钟后摆桌”


“是”


kit换了身衣服下楼,ming已经在饭桌前侯着,他也换了衣服,难得的没有穿一身黑,浅灰色的半袖和深灰的运动长裤,正低着头跟muwan交代什么。


“交代什么呢”


ming扭头看了他一眼,摆摆手让muwan下去,待kit在坐上了主座,他才在他左边的位置坐下,keang不过来的时候,kit都要求ming跟她同桌吃饭。


“你们说什么呢?”


kit又问了一遍。


“交代一些规矩”


“我说你操什么心啊,福伯会教她的,你把人管家的活揽了,你让他做什么”


“……”ming被他噎了下,一时间说不出话来,kit看他这副样子,乐得呵呵笑,连食欲都好了几分。


“不逗你了,吃饭吧”


大家帮帮忙哦

胡光平的毛裤:

填完了!扩散给首页的小伙伴们

远山声渡:

Share一下😉

若山河:

来啦😄😄😄😄

MooNs:

現在有一個十分重要的消息告訴大家...
現在正在收集簽名使逐月六子能在香港開見面會!只要是收集夠1000人就有機會,現在已經收集到400多人了!只要大家擁躍參加簽名和share出去,距離成功就不遠了!
求求你們了!

Link: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VBu_jE9pl-W1Wncbo4cEH2D8YcZLrdOh0z1Qc6tev0A/alreadyresponded?edit_requested=true

https://www.wjx.cn/jq/17577137.aspx
如果可以的話希望兩個都可以填上><
感謝幫忙 @糖糖大老板 答應幫忙擴散
#kimmoncopter #kimcop #kimmomdj #ccopter #ใหญ่ลักยิ้มยักไหล่2017
#ขุณขิมมอญ #ตี๋คนขี้แกล้ง2017#บาสเด็กอ้วนที่แท้จริง#ก็อตอิทธิพัทธ์#เต้ติสชีวิตโลเทค #gxxod #bbasjtr #gxxodbbas #gxxodbas #taetee #teejaruji #taedarvid #2moons #2moonstheseries #逐月之月 #少爺少奶奶 #神哥胖胖 #四哥四嫂
@小笊闯天涯  @Ines  @一柄妖刀洞爷湖  @远山声渡  @66️⃣6  @✨飞天柯基✨墨痕   @已开启意念填坑模式的咸鱼。  @星河绘梨衣  @Demon__晨  @阿茶多酚  @陆辽  @只吃糖的怂平  @钟情啵儿👌  @無限箱庭  @舔你一脸OFF嗷  @嗑糖专业户  @是老裴啊_  @浅尘_猫  @陆饮无  @C漠尘  @有朝一日  @kiki家的桃小爷  @若山河  @Yoooogurt  @Lio酱🎐  @沉迷于大酒窝柯基腿无法自拔  @西泠不是冷
@一下可愛的大大幫忙擴散>人<
*按不到連結可以在評論裏直接按

黑色地带(二)

kit又做了那个梦,梦里什么都看不见,只有无尽的黑暗,有人掐着他的脖子,不停地在他耳边说


“你们都该死,你们都该死,你们都该死”


窒息感真实而强烈,那个奇怪的声音,如同恶魔一样,在剥夺着他的生命。


挣脱不开,无论怎样都挣脱不开,什么都看不见,全身都好痛,呼吸不了了,爸爸妈妈你们在哪儿,大哥,我好害怕,大哥,大哥!


kit猛地睁开眼睛,一片刺目的白,天花板上的图案忽明忽暗,在眼前不停地晃动,kit急急地喘气,伸手不停按床边的白色按钮,下一秒整个宅子都回响着刺耳的警报声。


ming几乎下一秒就打开了他的房门,右手拿着一柄手枪,神色戒备


“ming!”


kit见了他,就急急地下床,如同抓到救命稻草般,抱得他死紧,ming连忙把枪口扭向外,卸了膛。


下人门慌慌忙忙赶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他们的主人,满脸泪痕地抱着ming先生。


这所宅子的所有下人送进来前都受过训练,见了这场景,都自然地低下头,当作看不到。


ming低头看了眼怀里的人,便开口让众人都散了,静下神来看了眼屋里的灯光,又皱起了眉


“福伯”


被叫做福伯的中年男人站住脚步,恭敬地把双手并在一起


“ming先生”


“交代下去,小少爷睡着之后房间记得换成暖黄色的灯”


“好的,ming先生”


ming把门关上,扶着kit回床上躺着,kit的样子很狼狈,眼泪糊了大半张脸,ming替他掖好被子,打算去浴室拿毛巾替他洗脸。


见他转身,kit便急急地坐起来,拉住他的手臂,眼中的恐惧和慌乱尚未散去


“你去哪?!”


ming拍拍他的手背,轻声安抚他


“小少爷,你需要洗脸,我就在房间里,哪儿也不去”


kit还是拉着他不放,仰着脸看着他,楞楞呆呆的样子,ming心下一沉,坐在床边上,反握着他的手


“别害怕,我就在这里,你躺下来好不好?”


kit呆呆地点头,任由ming把他塞回被子里,但还是死死地看着他,不让他离开一步。


ming没办法,只得在床头柜抽了几张面纸,沾了杯子里的水,替他一点一点擦掉脸上的痕迹。


他的动作很轻柔,kit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闭上了眼睛,眼皮细微地跳动着,ming把纸投进不远处的废纸篓,翻身上床抱着他。


kit顺着他的抬起脖子,让他把手穿过去,然后贴着他胸膛,ming的心跳声沉稳而有力,kit觉得心里那点恐惧被一点一点地压了下去。


ming手掌轻拍他的后背,不断地安抚着,怀里的人不停地在颤抖,从刚一进门他就发现了,他一直在抖。


“睡觉吧,小少爷,ming在这里陪着你”


他又做梦了,这些年一直折磨着他的梦,ming无数次猜测他到底梦到了什么,他不敢问,他知道那会让小少爷恐惧。


应该跟当年的事有关吧。


那些不愉快的记忆涌上心头,ming的双眼尽是愤怒和痛苦。


在他到金龙堂的第二年,kit被绑架了,那是他第一次见那位总是不苟言笑的堂主暴怒,那天负责接送kit的人,在金龙帮所有兄弟眼前,断了气。


kit失踪的第三天,被找了回来,也被送进了医院的急救室,ming偷偷跟到了他的病房,透过门缝,看到了那张苍白的无生机的脸,那是ming自父母双亡之后,第一次流眼泪。


后来,金龙堂的小少爷彻底消失,没人知道keang把他的弟弟送到了什么地方,就连金龙堂也没人知道他们的小少爷去了哪里。


那一年,黑道掀起腥风血雨,keang为了找到幕后主使,几乎掀翻了整个泰国,道上没人不怕这个不过20岁的金龙堂主。


奇怪的是,那些绑架kit的人,全都是道上的陌生面孔,被找到时已经横尸遍野,没有伤口,像是被毒死的,浑身肿胀发紫,死相骇人,而幕后主使,也人间蒸发。


同一年,ming被秘密送到乡下,那个自称为他师傅的怪男人,拿着一柄猎枪,俯视着他,对他说


“记住了,你这一生要做的事情,就是保护kit少爷”


这句话,让他记了一辈子,后来kit还为此说过他傻。


第二天一早,keang来了,照例一个手下也没带,kit高兴地迎上去,难得地抱着keang的手臂撒娇,仿佛昨晚的他不过是大家的一场梦。


keang宠溺地揉他的头发,管家吩咐下人上了早餐,一伙人就退了下去,只留ming一个人在不远处侯着。


“你昨晚去哪了,我回来你都不在了”


“有点事要处理”


keang给他夹了一块蛋饼,笑盈盈地看着他吃。


kit不再问,大哥不愿意跟他说任何关于堂口的事,更不愿他跟这条道沾染上任何关系。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家常,kit手舞足蹈地跟他说学校里那些趣事,惹得keang不住地大笑


ming看了看表,提醒kit该换衣服上学了,屋子里的谈笑声也就停了下来,等kit上了楼,keang脸上的温情还未消散。


“最近kit怎么样”


“一切都好,身边没有可疑的人,也没有人怀疑他的身份”


keang点点头,kit的身份背景他都做了精心伪造,不会有人怀疑


“小少爷昨晚又做梦了,这次比前几年反应都要激烈,以往只会按我房间的警备铃,昨晚他失控地按了保全系统的警备铃”


keang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阴霾,双手握成拳,隐隐散发着怒气


“这几个礼拜我都不会过来,看好他”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