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泠不是冷

我磕的西皮全世界最甜

明知做戏(四)


最后拍摄的是海边的戏份,我和kim被分到同一个房间,工作人员把房卡递过来的时候我愣是没伸手去接,还是我妈看不下去了替我接了过来。

我僵直着身子跟着他们进电梯,心里祈祷千万别是大床房,然而房门被打开那一刻我发现祈祷并没有什么用。

大概我脸上表情太过明显,kim有点不高兴地盯着我

“你不愿意跟我一个房间?”

“我……没有”

我可以肯定我说这话时的表情一点说服力也没有,因为他看起来更加生气了。

“你不想就说,我跟别人换”

“我真的没有”

我不明白老天为什么那么喜欢和我开玩笑,在想远离他的时候,偏偏把我们两个人越推越近。

他没有再和我争论,因为tee刚好跑过来把我拖去了沙滩,我前一秒还在庆幸tee把我从那个尴尬的氛围里解救出来,下一秒就被沙子烫得四处乱串。

也不知道tee哪里来的活力,顶着个大太阳跑到海边来玩水,也不怕海水把他烫熟了。

不远处工作人员正在设置机位,kim和我妈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下来,两个人坐在树荫下有说有笑的,tee贱兮兮地凑到我耳边嘀咕

“不知道的还以为p'kim才是你妈的儿子呢,你看,多和谐”

我用拎着的拖鞋打他的屁股,他很夸张地大叫一声,对着我妈的方向大喊

“阿姨,你儿子要杀人啦”

我妈笑着摆摆手,拎起一袋饮料晃了晃,示意我们过去,我还没走到,我妈就看着我的脚一脸心痛地哎哟一声,我不明就以地低头看了眼,才发现我的双脚红的厉害。

一开始还被沙子烫得哇哇叫,烫久了倒是习惯了。

“你这熊孩子,烫也不知道穿鞋”

“我不烫啦,没事的”

我瞟了一眼似笑非笑的kim,又想起刚才在房间的事,只好尴尬地笑笑,拧开一瓶可乐猛灌。

他却像没事人似的,一如既往地调侃我

“等会呛着了哥哥可不帮你叫救护车呐”

下午的戏份拍摄完,tee提议玩沙滩排球,在打了第五局还没分出胜负之后,kim干脆撂担子不干,这正合我意,我的隐形眼镜戴了一整天,海边风又大,眼睛又干又涩,回房间后摘了很久才摘下来。

摘完之后双眼通红,眼前迷茫一片,好不容易才从包里摸索出眼药水,可能是刚玩过排球,手有点抖,我仰着头捏着瓶子滴了好几次都滴不准。

“你怎么了?”

是god。

我回头看他,滴在眼睑的药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我猜我现在眼红红还水汪汪的样子肯定特别可怜,因为我第一次看到god不知所措的神情。

在被误会之前,我赶紧把眼药水举起来

“隐形戴久了,不舒服,我眼药水老是滴不准”

他松了一口气,还煞有其事地顺顺胸口

“吓死我了”他走过来接过药水“我帮你滴”

有人代劳,何乐而不为

“我要坐下吗?”

“没事,你站着我也够高”

我也懒得去想这话是损我还是怎么样,乖乖地仰着头等他帮我滴,我的眼睛快干死了。

只是他一碰我眼皮我就下意识眨眼,他啧了一声,把我的脸板正

“别动了,看你的眼睛都红成什么样了”

“哦…”

他干脆用力把我眼皮按住,快速地滴了两滴

“闭眼,不要那么快睁开”

清凉的药水让眼睛舒服不少,我舒了口气,摸索着床沿坐下,床的另一边陷了一下,god应该也坐下来了。

“你不去跟他们玩吗?”

“太累了,不去”

我哦了声,大半个身子摊在床上

“你刚才怎么进来的?”

“你门没锁!傻蛋”

“我可以睁开眼睛了吗?”

“你试试”

我睁开眼,觉得还是涩得难受

“我再帮你滴吧”

“好”

“好了,别睁眼”

我点点头,然后感觉他的手覆在了我的眼睛上,我第一感觉就是,这哥的手也太大了。

“有舒服一点吗?”

“有”

我诚实回答,他的手温温热热的,还挡住了光线,的确舒服多了,不过这个动作也太那什么了,又不是跟我拍偶像剧,他的男主还在下面沙滩上玩沙子呢。

“p'god,之后就这样撩妹,保证一撩一个准”

他笑了一下,没有说话,然后把手撤了回去,我听到门好像响了一下,以为他要走,不由得提高音量,想让他临走前帮我把框架眼镜找出来

“你要走了吗?”

“没有”

声音是在近处响起的,他还坐在床上,那门口的是谁?

“我听见门响了一下”

“我没锁门,别人进错了,没事”

我觉得有些奇怪

“进错了也不说话?”

“p'god?”





评论(9)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