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泠不是冷

我磕的西皮全世界最甜

明知做戏(五)


“p'god?”

我喊了好几声,god都没理我,我睁开眼睛看了一圈,房间的门开着,人已经不在了。

“嗷?”

我起来把门关上,打开背包翻出眼镜盒,盒子轻得奇怪,我心里咯噔一下,打开果然是空的,我懊恼地抓了一把头发。

隐形眼镜暂时不能戴,框架眼镜忘了拿,二十米开外爹妈不认得,这下真真欣赏朦胧美了。

没了眼镜总觉得不自在,离晚饭时间还有一会儿,我也就懒得出去了,洗了个凉水澡,给tee发了条line让他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个饭,也不等他回复,转头就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外面天已经暗了下来,算起来我也就睡了不到一小时,kim应该回来过,因为床头的台风开了,小茶几上放着一份饭,是我喜欢的咖喱鸡肉盖饭,还是温的。

一份饭很快见了底,tae很适时地打来了电话,叫我下去海旁的清吧,我靠在床沿上,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叹气

“你们就作孽吧,把bas一个小孩子带去清吧”

“什么小孩子,他都18啦,你快来”

“不去,眼睛不舒服”

听筒里传来刺耳的叩叩声,听起来像是有人在抢电话,不用想都知道是tee,我提高音量喊了句再见,赶紧挂了电话。

我点开line,有我妈的未读信息,说她已经回到曼谷,让我不要担心。

我回了句好。

我刚按了发送,tee那边也发来了两条信息,一条是个微笑的表情,一条写着:

月亮之争,有趣哦。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我看不懂,也悟不透,我回了个问号,可是那边没有再回复我。

kim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一两点,我硬生生被他开门的声音吵醒,他似乎喝了不少,脸上有点红,眼睛看起来倒是清醒。

“这么晚?”

我起来倒了杯水递给他,他坐在床上,傻愣愣地看着我,不说话,也不伸手接。

“p'kim?”

我以为他真的醉了,打算把手收回来,他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腕,把我翻倒在床上,玻璃杯掉在地毯上,发出一声闷响。

他压在我身上,还是像刚才那样盯着我,这样的他让我莫名地心悸。

“p'kim”

他慢慢地压下来,我心咕咚咕咚地跳,几乎要跳出胸腔,我头脑发白地看着他越靠越近的鼻尖,他垂下来的项链甚至碰到了我的脖子。

可是他停了下来,我看到他的眉头皱了皱,表情看起来很迷惑

“copter,我还是做不到”

我睁大眼睛,脑袋里仍然什么想法都没有,心脏像是被人一手捏住,慢慢停止了躁动,那只手越捏越紧,痛得我透不过气。

“我做不到”

“别说了!”

我大声吼了一声,用力把他推开,开门跑了出去,我没有戴眼镜,眼眶里的水越来越多,模糊得我看不清路。

电梯等了很久都没来,我回头看了眼那个空荡荡的门口,干脆走楼梯,我不知道我沿着马路走了多久,我没有哭,甚至没有哽咽,只是眼泪一直不停地往下滴。

路过露天酒吧的时候,那些人看着我嘀嘀咕咕,我抹了一把眼泪,朝着他们笑了一下,换来更加惊吓的眼神。

我大概看起来像个神经病。

等我觉得走得够远的时候,我在路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背后的海浪声听起来很吓人。

我只觉得累,靠着椅背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有人在拉我的手,我激灵地一把甩开,猛地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人。

kim一脸担心的看着我,我的表情渐渐平静下来,他又过来拉我的手腕,我没有拒绝,任他拉着我走。

一直到房间,我们都没有说话,我挣脱开他的手,背对着他

“我会忘记的,今晚的事,还有你所担心的事”

他良久才回了一个嗯,接着又叹了口气,朝我走近了一步,我大步向前迈了两步,躺在床上把整个人裹在被子里,我不想听他说话,哪怕只是一个字。




评论(22)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