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泠不是冷

我磕的西皮全世界最甜

kimcop/明知做戏(六)

kimmon视角


copter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我四周看了一圈又一圈,连砸过来的排球也反应不过来要躲避,bas着急地跑过来,踮着脚看我被砸的额头。


“没事吧哥?”


我把他的手拿下来,笑笑表示没关系


“你看到copter了吗”


“没有啊,他是不是跟阿姨回酒店了。”


“不会,阿姨刚才回曼谷了”


我抓起地上的衬衫,摸摸bas的头


“我先回去了”


“你去找p'cop吗?”


bas的话让我顿了一下,我拽紧了被太阳晒得发烫的衬衫,当做没听到,放慢了脚步往前走。


我走了很长一段路,才找到一家小药店。


copter的眼睛从刚才排球比赛的时候就开始发红,大概是隐形眼镜戴太久,那不知死活的小孩儿还不停用手去揉。


店员花了一点时间才找到我要的那款眼药水,递过来的时候还特别解释戴隐形也能用。


“我知道,可以帮我把包装盒拆了吗?”


我笑着把零钱接过来,和眼药水一起塞进裤兜里。


到了酒店大堂,我把那盒眼药水打开,往外滴了小半瓶,再重新合上,隔壁同样在等电梯的一对小情侣很奇怪地看着我,我有点尴尬地把被眼药水浸湿的纸巾丢进垃圾桶里。


该怎么自然地给他呢?


在电梯上升的十几秒时间里,我脑子里只有这个问题。


直到我推开那扇虚掩的房门那一刻,我才觉得自己的忐忑有多么可笑。


copter躺在床上,god坐在旁边,斜着身子帮他挡掉窗子透进来的阳光,两个人靠近得过分,也亲密得过分。


“你要走了吗?”


copter的手在空中晃了晃,语气有些急,我捏紧手心里的小瓶子,脚像是被定住一样,额头被砸过的地方隐隐作痛。


god还是维持那个姿势,抬着眼看我,却又当我不存在,他抬手把copter掀起的衣角理了理,语气温柔得不像话


“没有”


我想我应该进去,可是我做不到,我无法直面这种情况,更无法直面我心里总是按压抑不住的某些悸动。


我整个人肌肉绷紧,心脏的位置止不住地发烫,god追了出来,按了下电梯按钮


“p'kim,我们聊聊吧”


聊什么呢?我并不想和他聊。


god抓着我的手臂往前走,态度强硬,到了个没什么人的地方才停下来。


“你要聊什么?”


“你觉得呢?”


god比我高,体型也比我壮,平时和他站在一起会有莫名的压迫感,而我现在只觉得恼怒,这股恼怒从四面八方袭来,躲不开也避不掉。


“你在生气吗?”他突然笑了一下,眼底尽是不屑,“p'kim你为什么生气呢?”


“你对copter到底什么意思?”我问他。


“那你觉得我对他什么意思呢?”


这样的god让我觉得陌生,一点也不像平时那个总是懵懵懂懂的人,现在的他像是只狮子,一步步地向我逼近,让人感到心慌。


我转身想走,他一把把我拉住,站在我面前挡着我


“你根本就知道他喜欢你!”


我避开他的眼神,不再说话


“你为什么装不知道?既然选择逃避你又为什么老是要动摇他?”


“你以为他真以为你什么都不知道?那个傻子不过在自己骗自己罢了,你知不知道他每次不经意看你的眼神有多么落寞?”


god皱着眉,露出一副心疼的表情,我张张嘴,什么都说不出,只觉得心里有一个伤口,被god越撕越痛。


“要是你不喜欢他,就离他远一点”


“我为什么要离他远一点?”我盯着他,脱口而出。


“为什么?”god气得发笑,整张脸涨得通红,睁大眼睛向我逼近


“你要是不敢,要是做不到承认自己喜欢他,不离他远一点,只会让他更痛苦,你明白吗?”


god把我手里的眼药水抢过去,举在我面前


“他滴这个牌子的眼药水会过敏你知道吗?”


我看着god越走越远的背影,心乱如麻。



我在房间门口站了很久,始终没有进去,过了一会tee拎着盒饭回来,疑惑地看着我


“你站在门口干嘛?刚好,你帮我把饭拿给小柯基,我回房间换件衣服。”


他把饭塞给我,不等我回答就跑向走廊的另一端


“对了,等会去海旁清吧”


tee回过头朝我喊,我挤出个微笑,点点头。


我进去的时候房间是暗的,copter睡着了,抱着只枕头,整个人蜷在一起。


我把台灯暗亮,蹲在床边把他耷拉下来的刘海撩开,他睡觉的样子很乖,偶尔会发出几声含糊不清的嘤咛声,像只被扰觉的小奶猫。


这个小孩儿,因为我而痛苦吗?


“我该怎么办呢?copter?”



晚上我喝了很多酒,可是那些该死的水果味儿的鸡尾酒并不醉人。


god坐在我对面,时不时就面无表情地盯着我,我把tee刚递过来的酒喝尽,才抑制住想给他一拳的冲动。


“哦?这是copter喜欢的莫吉托”


god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他更喜欢喝橘子味的汽水”


我回道。


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tae和tee出来打圆场,张罗着给copter打电话,god看了我一眼,拿起那杯莫吉托喝了口


“p'kim,希望你记得我今天跟你说的话”



回酒店的路上,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样,酒劲儿开始散发,脚上像踩了团棉花,意识却是清醒得很。


copter被我开门的声音吓醒,跑过来扶我坐到床上,又忙着给我倒水,他一头栗子色的头发乱糟糟的,宽松睡衣歪歪扭扭地斜向一边,看起来更加小只。


我脑子里不停浮现god说的那些话,


我心里一动,伸手把copter拉倒在床上压了上去,


他看起来像只受惊的小动物,眼睫毛微微地颤抖,奶声奶气地喊我的名字。



你知道他因为他因为你有多痛苦吗?


我为什么要离他远一点?


你要是不敢,要是做不到承认喜欢他……



我慢慢靠近copter,他慢慢闭上眼睛,与所与求地躺着,我心里却发慌,我这是在做什么?我连自己的思绪都理不清,这样子根本就是伤害他。


“我还是做不到,copter”


我做不到在这种自己都混乱的状态下靠近你。


“我做不到”


万一以后我让你更痛苦怎么办,我做不到。


他一把把我推开,跑了出去,我的酒也一下子醒了过来,我追出去偷偷地跟着他,他还穿着拖鞋,看起来走得并不舒服。


他走了好久好久,才停下来坐下,路灯下的睡着脸带着泪痕,我大概真的是个十恶不赦的混蛋。


我过去把他的眼泪一点一点擦干,每擦一下心里就抽痛一下。


回到房间,他说他会忘记,我还能说什么呢,难道说我好像喜欢你?没有什么字眼比“好像”更混蛋了,一半希望,一半绝望。


可是我心里还是很卑鄙地希望,在此之前,他不要到god的身边。


评论(22)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