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泠不是冷

我磕的西皮全世界最甜

明知做戏(十三)

这是我第二次来kim的家,上一次来,是他喝醉那个晚上。

我按了好几次门铃,没有人应答,叮咚叮咚的声音在空旷的楼道里显得有点渗人。

“咔嗒”

门开了,是他的邻居,一个中年妇女,拎着个黑色的袋子,好奇地看着我。

“你找kimmon吗?”

她指指kim家的门,

“那孩子好几天没回来了,前几天见他背着个包,说是到朋友家玩”

我愣了下,朝她笑了笑

“我知道了,谢谢您”

她把垃圾袋放在墙角,笑着进了门,空旷的楼道里,又剩我一个人。

我拍拍楼梯上的灰,坐了下来,翻开通话记录,点开第一个号码,听筒嘟嘟嘟得响了一会儿,意外地接通了。

那边有吵闹的音乐声,我拿着手机犹豫了一会儿,赶在他挂电话前开了口

“我在你家门口”

他似乎在走动,因为我听到那些吵人的音乐越来越小声

“copter,现在是晚上十一点”

“我知道,我没骗你”

我扣了扣墙,扭头看那扇紧闭的门,

“你们家门上那个小熊贴纸好像被撕了,换成了小狗”

他沉默了一会儿,我猜他喝了酒,他的呼吸声听起来很不规则。

“我马上回来”

我挂了电话,手机提示只剩百分之一的电量,我打开line,和tee聊了几句,我的表情包还没发送成功,手机就自动关机。

kim不知道在哪里,我等了很久,他都没回来,楼梯是大理石,坐着又凉又硬,我靠着墙耷拉着眼皮,睡了过去。

我做了个梦,梦到我在下楼梯时脚一滑,整个人滚了下去,那种失重感太过真实,我猛地睁开眼睛,闻到淡淡的酒味儿。

kim站在我面前,微微喘着气儿,定定地看着我。

我没有戴眼镜,抬着头,习惯性地眯着眼睛看他。

“你回来了”

“嗯”

他弯下腰,抓着我的手臂,我借力站了起来,剁剁又麻又僵的腿。

他拿过我手里的书包,有点惊讶地颠了颠

“装了什么,这么重?”

“书,我今天和明天都有考试”

他点点头,拿着钥匙开了门,我站在玄关脱鞋,旁边的雨伞篓边别着一朵玫瑰,已经枯萎了,呈现毫无生机的暗红色。

kim进门之后,就不说话,沉默着给我热了杯牛奶,巧克力味儿的,满屋子都是香甜的味道。

我握着杯子,有些为难的看着他,他也猜到我在想什么,向我扬了扬手里的塑料袋,表明是刚买的,没有过期。

我喝了一口,温热的牛奶滑进胃里,整个人都舒展开来。

“你剪头发了”

他开口打破了沉默,我摸摸我的头发,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我修了刘海和鬓角,没大动,剪了好几天都没人看出来。

“嗯”

我转了转手里的杯子,看着坐在对面的人,他的脸有点红,因为喝了酒,眼睛看起来有点混沌,嘴边一圈青碴。

看起来很颓。

“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我清了清嗓子,

“我觉得,有些误会,我该解释清楚,我和p'god,什么都没有”

“你指什么?”

“无论什么”

他看着我,表情终于明朗了些,嘴角向上扬

“你为什么要跟我解释”

“既然是误会,当然要说清楚”

我脸一热,又喝了口牛奶,用着不太坦率地语气说。

“好了,误会解释清楚了,我该回去了”

他看着表皱了皱眉

“12点多了”

“我可以打车回去”

我站起来,示意他把书包递给我,他盯着我的手呆呆看了几秒,突然绕过来一把抱住我。

“别走了,太晚了,不安全”

他顿了顿,又说

“别走了”

他身上的酒气侵袭着我的感官,抱着我的身体热得不像话,我的手无措地僵在半空,脑袋一片泥泞


“……好”

评论(18)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