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泠不是冷

我磕的西皮全世界最甜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6347300

昨晚失眠,做了个椰奶视频,不怎么会剪辑,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去看一下哦,剧情向。😘😘😘😘

黑色地带(三)

kit到学校,已经有些晚,ming看着他一路小跑进学校,拐了弯,看不见人了,才开车离开。


教室里很喧闹,女生们愁眉苦脸地讨论下午的解剖实验,kit微微喘着气进了教室,教室里的声音瞬间降了一半。


“早啊”有人跟他打招呼。


“早”kit翘起嘴角,很阳光地笑,然后往后找了排没人的地方坐下。


“哟,又换新手表了哦”刚才跟他打招呼的男生扭头跟他说话,kit扬起手腕笑了笑,没再说话。


男生转了回去,教室里又喧闹起来,女生们还在讨论实验,男生们也在聊天,他们在聊他的新手表,kit也习惯了,只当做没听到,他们不知道他的身份,只当他是普通的富家子。


他有时候会想,如果他们知道他是金龙堂的人,还会不会如此轻松的跟他说早安。


上课前一分钟,beam气喘吁吁地冲进教室,直直走向kit,在他旁边的座位坐下,有几个女生偷偷扭头看他,被他瞪了一眼之后又缩了回去。


“beam大少昨晚又没回家啊?”


kit戏谑地用两只手指扯扯他的衣袖


“也不换件衣服再来”


“懒得回去换”


beam扭开矿泉水盖,仰着头咕噜咕噜地灌,一小瓶水喝光了,才显得精神点。


“你家老爷子又该发火了”

beam的父亲是有名的地产大亨。


听了这话,beam微微蹙眉,满脸的不屑,也不知道是对这话不屑,还是对他父亲不屑。


kit不再贫他,铃声恰好响起,老师踩着点进来,教室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只剩下翻书的声音。


beam没带课本,kit把书挪了挪,跟他一起看,beam歪着嘴角朝他笑笑,拿着笔记本认真听课。


他是个很奇怪的人,地产大亨的儿子,不去读经济,却跑来读医学,平时一副风流模样,喜欢玩儿,却从来没逃过一节课。


这个人有许多他不知道的秘密,正如他自己,而他们两从来不会想去探寻对方的禁地,这是他们两能成为朋友的原因。


中午两个人吃学校食堂,有beam在,周围一圈的桌子都没人坐,kit有时候,觉得他像刺猬。


beam口味挑剔,打了好几个菜,吃了几口就不吃了,打电话使唤佣人给他买东西。


“我说kit,我们什么时候能不吃食堂啊?”


kit对吃的没什么挑剔,在意大利待了那么些年,让他对任何泰国菜都讨厌不起来,更何况ming不在,他不想出校门,否则那张扑克脸又该跟他上安全教育课。


“我觉得挺好的,其实你可以出去吃,不用陪我”


beam啧了声,夹起颗猪肉丸子慢慢嚼


“一个人吃饭多没意思,我也不能丢你一个人呐”


kit嘻嘻地笑,把最后一口鸡肉夹了,吧唧吧唧地嚼,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


“嘿,你吃东西非得嚼成这副德行吗!跟一傻仓鼠似的!”


下午的实验被拖堂,临下课前下起了雨,窗外灰蒙蒙的一片,雨幕模糊了街景。


kit和beam并肩着下楼,beam突然撞了一下他的手臂


“哎,你家那位木头保镖来了,我先走啦”


kit笑了笑,推了他一把


“别叫他保镖”


ming穿了一身黑,手上握着一柄深蓝色的伞,笔直地站在那儿,过往的学生好奇地看他,多是女孩子,那样明显带走好感的眼神让kit感到不舒服。


“小少爷,车在校外,不让进来”


“嗯,回家吧”


ming打开伞,用手臂拢着他走,雨太大了,两个人靠在一起,还是会有水飘进来,尽管那柄伞三分之二都偏在他这边。


待到上车时,ming湿了大半,kit倒是只湿了点袖子。


“小少爷,堂主那边派了新的女佣过来,叫做muwan”


kit一愣,他这边不缺人,而且从他回国开始,家里的佣人都没流动过,有了新佣,自然是有人走了。


“谁走了?”


“mit姨,我之前跟你说过的”


kit嗯了声,有点失神,梅姨人醒目,又待他尽心尽力,他有点舍不得。


一直到家,雨势都未减弱,大门前的暖黄色路灯被大雨晕染模糊,kit却格外喜欢,让ming把车停在门口,趴在车窗上看了一会儿,才心满意足地进门。


有佣人撑着伞来迎,kit打开车门,看到一张陌生女孩儿的脸,不由得楞了一下才下车


“你是muwan?”


muwan点头,又唤了声小少爷,kit笑了笑


“用不着那么拘谨,我脾气很好的,不像你们ming先生”


muwan看了眼ming,低头笑了笑,应了句是,kit注意到她的脸有点红。


“让厨房十分钟后摆桌”


“是”


kit换了身衣服下楼,ming已经在饭桌前侯着,他也换了衣服,难得的没有穿一身黑,浅灰色的半袖和深灰的运动长裤,正低着头跟muwan交代什么。


“交代什么呢”


ming扭头看了他一眼,摆摆手让muwan下去,待kit在坐上了主座,他才在他左边的位置坐下,keang不过来的时候,kit都要求ming跟她同桌吃饭。


“你们说什么呢?”


kit又问了一遍。


“交代一些规矩”


“我说你操什么心啊,福伯会教她的,你把人管家的活揽了,你让他做什么”


“……”ming被他噎了下,一时间说不出话来,kit看他这副样子,乐得呵呵笑,连食欲都好了几分。


“不逗你了,吃饭吧”


黑色地带(二)

kit又做了那个梦,梦里什么都看不见,只有无尽的黑暗,有人掐着他的脖子,不停地在他耳边说


“你们都该死,你们都该死,你们都该死”


窒息感真实而强烈,那个奇怪的声音,如同恶魔一样,在剥夺着他的生命。


挣脱不开,无论怎样都挣脱不开,什么都看不见,全身都好痛,呼吸不了了,爸爸妈妈你们在哪儿,大哥,我好害怕,大哥,大哥!


kit猛地睁开眼睛,一片刺目的白,天花板上的图案忽明忽暗,在眼前不停地晃动,kit急急地喘气,伸手不停按床边的白色按钮,下一秒整个宅子都回响着刺耳的警报声。


ming几乎下一秒就打开了他的房门,右手拿着一柄手枪,神色戒备


“ming!”


kit见了他,就急急地下床,如同抓到救命稻草般,抱得他死紧,ming连忙把枪口扭向外,卸了膛。


下人门慌慌忙忙赶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他们的主人,满脸泪痕地抱着ming先生。


这所宅子的所有下人送进来前都受过训练,见了这场景,都自然地低下头,当作看不到。


ming低头看了眼怀里的人,便开口让众人都散了,静下神来看了眼屋里的灯光,又皱起了眉


“福伯”


被叫做福伯的中年男人站住脚步,恭敬地把双手并在一起


“ming先生”


“交代下去,小少爷睡着之后房间记得换成暖黄色的灯”


“好的,ming先生”


ming把门关上,扶着kit回床上躺着,kit的样子很狼狈,眼泪糊了大半张脸,ming替他掖好被子,打算去浴室拿毛巾替他洗脸。


见他转身,kit便急急地坐起来,拉住他的手臂,眼中的恐惧和慌乱尚未散去


“你去哪?!”


ming拍拍他的手背,轻声安抚他


“小少爷,你需要洗脸,我就在房间里,哪儿也不去”


kit还是拉着他不放,仰着脸看着他,楞楞呆呆的样子,ming心下一沉,坐在床边上,反握着他的手


“别害怕,我就在这里,你躺下来好不好?”


kit呆呆地点头,任由ming把他塞回被子里,但还是死死地看着他,不让他离开一步。


ming没办法,只得在床头柜抽了几张面纸,沾了杯子里的水,替他一点一点擦掉脸上的痕迹。


他的动作很轻柔,kit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闭上了眼睛,眼皮细微地跳动着,ming把纸投进不远处的废纸篓,翻身上床抱着他。


kit顺着他的抬起脖子,让他把手穿过去,然后贴着他胸膛,ming的心跳声沉稳而有力,kit觉得心里那点恐惧被一点一点地压了下去。


ming手掌轻拍他的后背,不断地安抚着,怀里的人不停地在颤抖,从刚一进门他就发现了,他一直在抖。


“睡觉吧,小少爷,ming在这里陪着你”


他又做梦了,这些年一直折磨着他的梦,ming无数次猜测他到底梦到了什么,他不敢问,他知道那会让小少爷恐惧。


应该跟当年的事有关吧。


那些不愉快的记忆涌上心头,ming的双眼尽是愤怒和痛苦。


在他到金龙堂的第二年,kit被绑架了,那是他第一次见那位总是不苟言笑的堂主暴怒,那天负责接送kit的人,在金龙帮所有兄弟眼前,断了气。


kit失踪的第三天,被找了回来,也被送进了医院的急救室,ming偷偷跟到了他的病房,透过门缝,看到了那张苍白的无生机的脸,那是ming自父母双亡之后,第一次流眼泪。


后来,金龙堂的小少爷彻底消失,没人知道keang把他的弟弟送到了什么地方,就连金龙堂也没人知道他们的小少爷去了哪里。


那一年,黑道掀起腥风血雨,keang为了找到幕后主使,几乎掀翻了整个泰国,道上没人不怕这个不过20岁的金龙堂主。


奇怪的是,那些绑架kit的人,全都是道上的陌生面孔,被找到时已经横尸遍野,没有伤口,像是被毒死的,浑身肿胀发紫,死相骇人,而幕后主使,也人间蒸发。


同一年,ming被秘密送到乡下,那个自称为他师傅的怪男人,拿着一柄猎枪,俯视着他,对他说


“记住了,你这一生要做的事情,就是保护kit少爷”


这句话,让他记了一辈子,后来kit还为此说过他傻。


第二天一早,keang来了,照例一个手下也没带,kit高兴地迎上去,难得地抱着keang的手臂撒娇,仿佛昨晚的他不过是大家的一场梦。


keang宠溺地揉他的头发,管家吩咐下人上了早餐,一伙人就退了下去,只留ming一个人在不远处侯着。


“你昨晚去哪了,我回来你都不在了”


“有点事要处理”


keang给他夹了一块蛋饼,笑盈盈地看着他吃。


kit不再问,大哥不愿意跟他说任何关于堂口的事,更不愿他跟这条道沾染上任何关系。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家常,kit手舞足蹈地跟他说学校里那些趣事,惹得keang不住地大笑


ming看了看表,提醒kit该换衣服上学了,屋子里的谈笑声也就停了下来,等kit上了楼,keang脸上的温情还未消散。


“最近kit怎么样”


“一切都好,身边没有可疑的人,也没有人怀疑他的身份”


keang点点头,kit的身份背景他都做了精心伪造,不会有人怀疑


“小少爷昨晚又做梦了,这次比前几年反应都要激烈,以往只会按我房间的警备铃,昨晚他失控地按了保全系统的警备铃”


keang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阴霾,双手握成拳,隐隐散发着怒气


“这几个礼拜我都不会过来,看好他”


“是”

明知做戏(完结)

*结束得有点草率了,大家不要打我啊

*没有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是不是应该加个金龙鱼tag???????




洗完澡,我穿了kim的衣服,宽松的T恤和短裤,穿在我身上大了不止一号,不过幸好裤腰是可调节的。


kim在客厅看电视,声音开得有点大,我可以听到综艺节目里那种很夸张但不恼人的笑声。


我把换下来的校服塞进洗衣机里,加上洗衣液,按了启动,洗衣机运作的声音冲淡了门外的笑声,我有点不想出去了。


他家的洗衣液是薰衣草味儿,我把衣服从洗衣机拿出来的时候脑子里只有这一个想法。


他靠在阳台的门框上,看我晾衣服,电视已经关了,屋里很安静,晚风吹动了阳台上的一盆绿植,传来细微的唏唏嗦嗦的声音,还有一点植物的清香味儿。


“怎么不把我的也洗了”


他抱着手臂半阖着眼,看起来困极了。


“你的T恤是黑色的,会染到我的白衬衫上。”


“睡觉吧,很晚了”他说。


我点点头,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想着要不要开口问他要一床被子。


他站在房门前,不解地看着我


“你要睡沙发?”


“嗯”


不然呢?我用手比了比沙发的宽度,思量着会不会太挤了,他还在那里站着,我知道,他想让我睡房间。


“能给我被子和枕头吗?”


“这里睡不舒服,你明天还得考试”


听到考试,我心里咯噔一下,我书包里那些书,今天塞进去就再没拿出来过。


kim直接把我拉起来,拽到房间里,关上了房门,我坐在床沿上,有些局促不安,我没有跟别人一张床睡过,更何况现在这个人,是kim。


他若无其事地钻进被子里,把叠在一起的两个枕头分开,分了我一个,他往枕头上拍了拍,示意我躺下,我咬咬嘴唇,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他伸手把台灯关了,房间一时陷进黑暗里,我背对着他躺着,毫无睡意,他轻咳了几声,我猜他正面对我躺着。


“有些事,我该跟你谈一下”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太晚了,你要早起的”


他说完,身体就贴了上来,手臂圈着我的腰,我没有把他推开,我不想推开。


“我和god,其实什么也没有”


“我知道”


“知道是什么意思?”


他没有回答我的话,他已经睡着了,平稳而规律的呼吸声在我耳边响起,敲击着我的心脏,他身上的热度包围着我,睡意也慢慢袭来。


“晚安”


我陷入睡眠的前一刻,听到了这句话,耳朵像是被亲了一下,我转过身,然后感觉有什么压上了嘴唇,我醒了三分。


他在吻我,不止于嘴唇相触的亲,是真的吻,舌尖触到了我的嘴唇,我凑近了,把嘴唇分开,任他侵略。


早上我是被kim慌乱的声音吵醒的,我烦躁地皱着眉眯着眼看他,身体还处于睡眠状态,动弹不了。


他咬着牙刷急哄哄地把我拎起来,抓着我的肩膀不停地摇,口齿不清喊我醒醒


“快起来快起来,你考试要迟到了!!”


他说着就要来扒我的衣服,我被他的动作吓得精神一震,赶紧溜下了床,把他扯到一边的领口恢复原状


“好了好了我起来了!!起来了!”


我发誓这个早上我花了平生最快的速度洗漱打扮,被kim一路从他家拉到停车场再塞到车里的几分钟时间里,我整个人都是懵的。


我大口大口嚼着他从小区门口买的鸡蛋灌饼,热呼呼的饼碰到嘴唇,有一点刺痛,我用舌尖舔嘴唇内侧,火辣辣地疼,破皮了。


我想起了昨晚那个吻,不知道是他咬伤的,还是我自己咬伤的。


我晃了晃脑袋,禁止自己再想下去。


“几点了?”


“七点四十五了,该死的又塞了”


“哦”


我吞下最后一口饼,反应了好一会儿,才觉得哪里有点不对,


“可是我考试十点开始啊”


“不是八点二十吗?”


他楞楞地看着我,我也楞楞地看着他,两个人同时松了一口气,又同时地大笑,我伸手把塞到了衣服里的衣领拽出来,觉得此时的我们像两个傻子。


“那掉头回去吗?”


“算了,我早点去看看书,昨天净在你家楼梯喂蚊子了,都没复习”


这话说出来,他又笑了几声,我们两好久没这么轻松地说过话了,我想是时候跟他谈谈了。


“我和god,没发生过任何事”


“我知道”


他的表情很轻松,看起来并不像是违心话。


“那你为什么还……”


“可能是我脑子被堵了吧,他跟我说这样的话,我第一反应就是生气,再来就是逃避,不敢联系你,生怕他的话是真的,昨天晚上看到你缩成一团在我家门口,我才知道我有多蠢”


kim和我对视着,说话时眼神里有懊悔,有温柔,没来得及打理的头发乱糟糟的,我定定看着他,觉得心里好像被戳什么戳了一下,我避开他的视线。


“嗯……那个,你没误会就好”


“那你呢,为什么那么怕我误会?”


“我向来不喜欢被误会啊”


他轻笑,伸手握了握我的手,启动了汽车,我打开一点,让风和阳光灌进来,落在我发热的大酒窝上。


进考场之前,他快速在我嘴唇上亲了一下


“考完之后我们再谈谈吧”


“谈什么”我的脸又烧起来了。


他不说话,笑着把书包塞到我的怀里,推着我进教学楼


“铃响了,快进去吧,考个好成绩”


这大概是我考得最心不在焉的一场试,我的座位靠着窗,往下看可以看到那棵老槐树下的长条座椅,kim在那里,闭着眼睛睡觉。


也许是我频频往外看太过明显,监考老师大声地咳了一下,我看了眼讲台上那双不悦的双眼,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试卷上。


“时间到了,把试卷往上传”


教室里传来了哀嚎声,还有轻松的叹气声,老师拿着试卷走出了教室,我才站起来收拾东西,同班的一个女生走了过来,愤愤地看着我


“看你笑得这么开心,这次第一肯定又是你了!!”


“这场我没考好”


我看了眼楼下,那个人已经睡醒了,仰着头笑盈盈地看着我。


“还说没考好,笑得更开心了!!”


“我先走啦”


“喂copter,你跑那么快去哪儿!喂,有电梯不坐走楼梯干嘛!”


我三步并两步往下走,周围的人都奇怪地看我,我只觉得小心脏一直跳,卟卟卟卟地,比我的脚步更加轻快


去哪儿?


去找他呀?


谈什么?


可能,谈个恋爱吧。


黑色地带(一)

*ooc预警,雷

*黑道背景

*不确定开不开坑,毕竟还有俩坑没填,看你们反响再考虑



 

“他和beam少爷在一起……喝了一点鸡尾酒”

 

mingkwan离吧台远了一些,看了不远处还在打台球的男孩一眼,皱了皱眉

 

“好的,堂主,我现在带他回去”

 

mingkwan毕恭毕敬地站着,等对方挂了电话,才把手机从耳朵上拿开,径直走向台球桌,对着kit微微欠了欠身

 

“小少爷,我们该回去了”

 

kit若有若无地嗯了声,俯身又挥出一杆,被击中的球在中袋附近晃了晃,始终没有落下去。

 

“啧”

 

kit状似苦恼地摆了摆手,旁边穿着暴露的女孩子便嫣笑着攀上他的肩膀,kit弯着嘴角,不着痕迹地把一身脂粉味儿的女孩拨开,淡然地把球杆放好。

 

“小少爷,我们该回家了”

 

mingkwan又重复了一遍,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kit不悦地看他一眼,拿起书包侧背着。

 

方才被拒绝的女孩子不甘心,更加粘腻地抱着kit撒娇

 

“kit少爷,再陪人家一会儿嘛”

 

kit也不恼,满脸阳光的笑,拍拍女孩的手背道

 

“乖,去找beam少玩儿,我再不回家我家那位哥哥怕是要断我的粮了”

 

女孩不情不愿地放开,涂得艳红的嘴微微嘟着,嗔怒地瞪了mingkwan一眼,心里骂了无数遍这个破坏她好事的男人。

 

“beam,我先走了”

 

“嗯,明天学校见”

 

kit看着那位左拥右抱,无暇顾及自己的好友,笑着摇了摇头,抬腿往外走,mingkwan伸手想接他手里的书包,kit躲了躲,说不用,mingkwan把手收回,跟着他走出酒吧。

 

“你跟我坐后座”

 

mingkwan低着眉想了一会儿,把已经打开的副驾驶的门关上,转身上了后座,离kit一臂的距离,挺直腰板坐着。

 

kit撇了撇嘴,自己挪了过去,把头枕在mingkwan肩膀上,叹了口气

 

“果然还是靠着你舒服点。”

 

mingkwan放松了肩膀,看了司机一眼,司机一副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目不斜视地看着路。

 

“这女孩子的那些水啊粉啊什么的也太难闻了”

 

kit扯着自己的领口闻了闻,露出厌恶的表情,mingkwan开了一点窗,晚风呼呼地灌进来,吹在身上有些凉。

 

“散散味,堂主闻了要生气的”

 

mingkwan解释道。

 

kit低低地笑了笑,离开他的肩膀,头往后仰着,靠在后座上

 

“你在我手下几年了?ming”

 

“回小少爷,六年了”

 

“是啊,我哥让你跟我的时候,你才15,我才16”kit动了动脖子,“都六年了,你还是这副死板沉闷的样子”

 

mingkwan低了低头,没说话,kit也不在意,接着把话说完。

 

“你说我哥一个混黑社会的,居然不让自己的弟弟泡夜店,说出去人不笑狗都吠”

 

“你不一样,小少爷,你和我们这些人,和堂主,都不一样”

 

mingkwan说这些话时,一贯沉静的眼睛里有了光,透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Kit没回答,他已经睡着了。

 

也不知道他听到那句话没有。

 

mingkwan把身上的皮衣脱下来,替他盖上,kit不安稳地动了动,脸转了过来,面对着mingkwan。

 

mingkwan看着这张乖巧安静的睡脸,又想起了刚到金龙堂那天,那个含着棒棒糖一脸懵懂看着他笑的小男孩。

 

那年他五岁,因为偷了个包子被打得半死丢在路边上,一个路过的男人踢了踢他的膝盖,问他

 

“做什么被打?”

 

“偷包子”

 

“你家人呢?”

 

“……死了……都死了……爸爸妈妈……被车撞死了”

 

然后,他就被捡回了金龙堂,那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黑道堂口。

 

他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个被称作小少爷的男孩子,含着棒棒糖,睁着大眼睛懵懂地看着躺在床上的他。

 

“你疼不疼啊?”

 

小男孩皱着眉看着他,小手颤颤巍巍地摸他嘴边的伤,小脸皱成朵小花儿,仿佛痛的是自己。

 

“肯定好痛,对不对?我请你吃糖好不好,吃了糖就不痛了。”

 

小男孩从兜里拿出颗棒棒糖,剥开了糖纸,把那颗巧克力色的糖递到他的嘴边说

 

“吃糖,吃了就不痛了”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kit,也是他第一次觉得巧克力糖果是甜的。

 

“到了,ming先生”

 

司机的话把mingkwan的思绪拉回,难得出神的脸又变回了冷冰冰的样子。

 

小少爷睡得很熟,mingkwan示意过来开车门的下人小声一点,弯着腰把沉睡的人稳稳地抱了起来。

 

“堂主来了吗?”

 

“来过又走了,好像是……”年轻的男人顿了一下,瞄了一眼睡着的小少爷,“好像是那边出事了”

 

“嗯”

 

mingkwan点点头,抱着kit进了门。




明知做戏(十三)

这是我第二次来kim的家,上一次来,是他喝醉那个晚上。

我按了好几次门铃,没有人应答,叮咚叮咚的声音在空旷的楼道里显得有点渗人。

“咔嗒”

门开了,是他的邻居,一个中年妇女,拎着个黑色的袋子,好奇地看着我。

“你找kimmon吗?”

她指指kim家的门,

“那孩子好几天没回来了,前几天见他背着个包,说是到朋友家玩”

我愣了下,朝她笑了笑

“我知道了,谢谢您”

她把垃圾袋放在墙角,笑着进了门,空旷的楼道里,又剩我一个人。

我拍拍楼梯上的灰,坐了下来,翻开通话记录,点开第一个号码,听筒嘟嘟嘟得响了一会儿,意外地接通了。

那边有吵闹的音乐声,我拿着手机犹豫了一会儿,赶在他挂电话前开了口

“我在你家门口”

他似乎在走动,因为我听到那些吵人的音乐越来越小声

“copter,现在是晚上十一点”

“我知道,我没骗你”

我扣了扣墙,扭头看那扇紧闭的门,

“你们家门上那个小熊贴纸好像被撕了,换成了小狗”

他沉默了一会儿,我猜他喝了酒,他的呼吸声听起来很不规则。

“我马上回来”

我挂了电话,手机提示只剩百分之一的电量,我打开line,和tee聊了几句,我的表情包还没发送成功,手机就自动关机。

kim不知道在哪里,我等了很久,他都没回来,楼梯是大理石,坐着又凉又硬,我靠着墙耷拉着眼皮,睡了过去。

我做了个梦,梦到我在下楼梯时脚一滑,整个人滚了下去,那种失重感太过真实,我猛地睁开眼睛,闻到淡淡的酒味儿。

kim站在我面前,微微喘着气儿,定定地看着我。

我没有戴眼镜,抬着头,习惯性地眯着眼睛看他。

“你回来了”

“嗯”

他弯下腰,抓着我的手臂,我借力站了起来,剁剁又麻又僵的腿。

他拿过我手里的书包,有点惊讶地颠了颠

“装了什么,这么重?”

“书,我今天和明天都有考试”

他点点头,拿着钥匙开了门,我站在玄关脱鞋,旁边的雨伞篓边别着一朵玫瑰,已经枯萎了,呈现毫无生机的暗红色。

kim进门之后,就不说话,沉默着给我热了杯牛奶,巧克力味儿的,满屋子都是香甜的味道。

我握着杯子,有些为难的看着他,他也猜到我在想什么,向我扬了扬手里的塑料袋,表明是刚买的,没有过期。

我喝了一口,温热的牛奶滑进胃里,整个人都舒展开来。

“你剪头发了”

他开口打破了沉默,我摸摸我的头发,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我修了刘海和鬓角,没大动,剪了好几天都没人看出来。

“嗯”

我转了转手里的杯子,看着坐在对面的人,他的脸有点红,因为喝了酒,眼睛看起来有点混沌,嘴边一圈青碴。

看起来很颓。

“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我清了清嗓子,

“我觉得,有些误会,我该解释清楚,我和p'god,什么都没有”

“你指什么?”

“无论什么”

他看着我,表情终于明朗了些,嘴角向上扬

“你为什么要跟我解释”

“既然是误会,当然要说清楚”

我脸一热,又喝了口牛奶,用着不太坦率地语气说。

“好了,误会解释清楚了,我该回去了”

他看着表皱了皱眉

“12点多了”

“我可以打车回去”

我站起来,示意他把书包递给我,他盯着我的手呆呆看了几秒,突然绕过来一把抱住我。

“别走了,太晚了,不安全”

他顿了顿,又说

“别走了”

他身上的酒气侵袭着我的感官,抱着我的身体热得不像话,我的手无措地僵在半空,脑袋一片泥泞


“……好”

明知做戏(十二)

我没见过kim真正生气的样子,他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上一秒乌云密布,下一秒便和风细雨。

可这次,他整整一个礼拜没有出现在我面前。

我给他打过电话,

他也接,

只是不说话,

我一开口,

他就挂掉。

次数多了我也隐隐有了怒气,也再拉不下面子主动找他,bas问了我好几次p'kim怎么了,我说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他太反常了,而他反常的原因,似乎更多的是因为god跟他说的话。

god到底跟他说了什么?

我还没来得及找god,他倒是先开口约了我,在我学校附近的中餐馆,我赶到的时候,才发现不止他一个人,坐在他隔壁的bas高兴地冲我打招呼,我愣了下,笑着点点头。

god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我把乱掉的头发随便拨了拨,过去坐下。

“你黑眼圈好重。”

“嗯,最近考试,熬了几天夜”我无所谓地笑笑,god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bas一边说话一边给我夹了块鱼,我道了谢,咬在嘴里慢慢嚼。

我本来是想问清楚god到底跟kim说了什么才应了约,现在bas在,我也就开不了口。

god没怎么夹菜,一直若有若无地看我,我被他看得尴尬,只得埋头吃菜。

“我感冒药落在车上了,bas你能不能帮我去拿一下”god突然开口。

bas不甚愿意地抬起头,god用手捂着嘴咳了几声,bas无奈地站起来,向god摊开双手,god笑着把钥匙递上去

“辛苦啦,等会请你吃蛋糕”

“得了吧,p'god你就会使唤我!”

等bas出了店,god重新把视线投到我脸上

“你有话跟我说?”

“你那天跟kim说了什么?”

god顿了顿,躲开我的视线,放在桌子上的双手撤了下去,看起来有点不安。

“你会讨厌我吗?copter”

“什么?”

“那天,”他看着我说,“我骗p'kim说,我和你做过”

我的心猛地一沉,脑袋噼里啪啦地炸开,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他什么意思?他跟kim说我们……他怎么可以……

我看着对面这个好看的男人,突然觉得他有点陌生,心底的怒气慢慢升腾,他抬着眼看我,眼底尽是自责和悲伤

“对不起,copter,对不起”

他凑过来想握我的手,我猛地缩开,他楞楞地看了我一会儿,尴尬地把手收了回去,我顿了顿,觉得自己这个动作是不是过分了。

“你为什么……”我的嗓子有点干涩。

“我不知道,我控制不住”

god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看到他离你越来越近,我就控制不了我自己,他总是跑到你的学校,有好几次,我就在不远处,看着你,可是你只看得到他”

“p'god……”

“那天我去活动现场,是因为我想见你,p'kim他警告我离你远一点,我脑子一热,就说了那种谎话”

我不知道我该说什么,我能理解他有多不好受,可是我说不出安慰的话,安慰的话从我嘴里说出来,似乎也是一种伤害。

“我以为自己可以退后,可以让你去追自己想要的人,我以为自己要的不多,原来拱手相让真的很难”

他自嘲地笑了声

“你讨厌我吗?copter”

我摇摇头

“你并不是存心的,我知道”

“如果没有他,你会选我吗?”

“p'god,你很好,可我把你当成哥哥”

“这好人卡我可以不收吗?”

我沉默,他突然低低地笑了下,笑声听起来并不愉快

“哥哥就哥哥吧,可是在做哥哥之前,我能谋最后一点福利么?”

“嗯?”我看着他,没反应过来。

他看着我笑了下,快速地凑过来,亲了下我的嘴角。

我下意识把他推开,没来得及说话,身后就传来了一声不大的惊呼声,我猛地回头,bas不可置信地看着我们,磕磕巴巴地开口

“p'god……车上……车上没感冒药”

我头疼地闭上眼睛,

又一个误会。

bas僵硬着走了过来,又僵硬地坐下,不停地打量我和god,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他看着我的眼神,有一点怒气。

“p'cop,你这样对得起p'kim吗!”

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我和kim根本什么关系还不是!

我看着眼前的玻璃杯,一阵烦躁,这他妈的都是什么操蛋的误会。

我拿着书包站起来,清清嗓子,俯下身子看着bas

“听好了弟弟,你看到的都是误会,至于这个误会是怎么样的,你听p'god跟你解释,我要回家复习了”

我顿了顿,“还有,我希望你不要把今天这个误会告诉p'kim”

bas呆呆地看着我,我脑子一团乱麻,也懒得再解释,疾步走了出去,走着走着又觉得有些气结。

所以那个白痴居然相信这种不像话的谎话吗?!

明知做戏(十一)

kim偶尔会出现在我的校门口,

有时候是早上,

有时候是黄昏,

时间可以的话,

我们还会一起吃顿饭,或者喝杯东西。

我不想想太多,

越来越忙的行程,补我落下的课程,还有考试周,这些已经够让我手忙脚乱了。

逐月的播出日期如约而至,

god和bas飞速地火了起来,

社交账号的follow人数蹭蹭蹭地往上涨,

我的粉丝也在小幅度地往上涨,虽然没有那两位男主角来得猛烈,可我已经很满足了。

看着评论里那些看不懂的语言,我眼睛有些发胀,那么多年的努力,原来真的会有回报的。

我偷偷点开kim的主页,他的粉丝涨得比我快很多,

这是我意料之中的,

mingkwan这个角色很讨喜,

而且他那张脸,

的确长得好。

首播完的第二天早上,

tee元气满满地在我们的群里发了一通他自制的以我们照片为原材料的表情包,说什么我们逐月男人帮要携手打天下。

我笑着回了个加油的表情包,然后把手机收好,继续抄投影上密密麻麻的必考笔记。

考试前的通告排得很满,我妈为了让我专心考试,帮我推了几个小商演,只留下逐月官方必要的宣传活动。

god因为个人行程,偶尔会缺席我们的集体活动,

五个人的舞台,多少有些尴尬,

需要cp营业的时候,

bas就会落单,

不知道是之前被经纪人说过还是怎样,kim开始会偷偷地看我的脸色,我还是露着酒窝笑得灿烂,主动拉着他过去和bas站在一起。

考试周前的最后一个通告,god没有出席,可是活动结束完,我们却在化妆间看到了他。

他戴着帽子,坐在我之前坐的位子上,把玩着我背包上的拉链。

bas挺惊喜地大步走过去,叫了声哥,god站起来摸摸他的头,看着我们指了指化妆桌上的饮料。

“快喝吧,都快不凉了”

我拿了杯泰式奶茶,kim走过来握住我的手腕,把我手上的奶茶拿走,皱着眉,表情不太好看

“别喝凉的了,你不是一早上都没吃东西吗?”

“啊?”

“空腹别喝凉的,对胃不好”

“哦……”

一屋子的人都在看着我们两,我有点尴尬地摸摸鼻子,把手里的吸管放回原位。

god已经从我的位子上走开,站在门边的角落里讲电话,我走过去坐下,在包里拿出粉丝给的小零食拆开吃。

tee一边卸妆一边又开始和工作人员们侃大山,我一边往嘴里塞薯片一边应他几句。

平时最吵的kim却没有出声,他和god站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什么,god点了点头,然后两个人一起走了出去。

我想了想,还是忍不住跟了出去。

他们走得不远,就在走廊尽头的拐角处,我站得离他们有些远,听不大清他们说话的内容。

只隐隐约约听到bas的名字,还有我的名字,还有行程什么的,kim的情绪突然变得有些激动,垂在身侧的手握成了拳,god伸手把他推了一下

我连忙跑过去,拉着kim的手,把他往后拉了几步

“你们干嘛!有事好好说啊!”

god惊讶地看着我,眼神有点飘忽,抿着嘴不说话。

kim把头侧到一边,也不说话。

我犹豫着开口

“其实行程的事p'god也无法做主的,p'kim你何必这样呢?”

“你说什么?”

kim皱着眉看我,我低了低眉头

“我说,你没必要生气,我知道你和bas好,可bas也理解不是吗?”

kim生气地看了我一会儿,然后甩开我的手往回走。

god叹了口气,在我肩膀上拍了拍

“他不是因为这个生气的,copter,你误会他了”

“你们到底怎么了?”我问。

“这件事,你不知道会比较好”god说,“我对他说了一些会让他很生气的话”

god不再往下说,我看着god,也不再问他。

有些事,我不是不知道,不过我和god一样,选择不说破罢了。

god对我来说,只可能是好朋友,是兄弟。

kim背着包从化妆间出来,快步下了楼,我下意识追了上去,他腿长,走得比我快,我心里急,不小心在阶梯上绊了下,我眼疾手快地抓住扶杆,才稳住脚步。

kim顿了顿,走得慢了些,我过去拉住他,说了声对不起。

他看起来仍然很生气,也不知道他气什么,我刚才那些话,也不至于让他生气这样吧?

他表情稍微缓和了一点,从背包里拿出来一罐香蕉牛奶,塞到我手里,常温的,这款牛奶我前一天还跟tee念叨了一天

“吃点东西再喝”


明知做戏(十)

*kim视角


这个礼拜第三次了,

偷偷跑到他的学校看他。

那人穿着一身校服,

耷拉着脑袋慢吞吞地走,

几戳栗子色的呆毛支在头顶,

看起来像只没睡饱的小奶狗。

我下了车,跟在他后面,保持着五步的距离。

路上有几个女学生偷偷拿着手机拍他,叽叽咋咋地讨论校园先生什么的,他像是习惯了,也不躲避,还抬起头朝她们笑。

我差点忘了,他才是现实中的校之月。

也许是我不自觉跟得太紧了,

被他察觉,

在我毫无防备的瞬间,

他突然转身看着我,

眼神平静,而后转为惊讶。

我下意识拉低帽檐,想遮住自己的脸。

我早上没有剃胡子,

黑眼圈还很重,

我可不想让他看到我这幅邋遢的模样。

“p'kim?”他惊呼,“你怎么在这?”

我只得把帽檐拉高,尴尬地招招手

“copter,早上好”

“你跟着我?”

他不留余地地戳穿我,脸上并没有什么抗拒的表情,我舒了口气,向他走近一步

“嗯”

“为什么?”

“想见你”

我看着他的眼睛,他张了张嘴,躲开我的视线,我笑了笑,让自己的语调变得欢快一点

“害怕了吗?我这个样子像不像电影里的变态跟踪狂?”

他弯起嘴角笑了下,露出好看的酒窝

“别玩了,p'kim,我要上课了”

“我等你下课,我们一起吃午饭”

他低着眉不说话,我心里一沉,抓着他的肩膀把他转过身

“我在车上等你,下课了给我打电话”

我稳了稳有些慌乱的声音

“别拒绝我好吗?copter”

他没说好,也没说不好,等他走进校门,我便回到车上等他。

我打开音乐,把座椅往下调了一点,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学生,觉得自己现在“死缠烂打”的样子,像足了mingkwan。

两个小时后,他从学校出来,一脸疲惫的样子。

“没课了吗,才十点一刻”

“嗯,早上两节,下午有课”

“昨晚很晚睡?”

“嗯,赶论文”他干脆合上眼睛,看起来下一秒就要睡着的样子

“让我睡一下好不好,十一点叫醒我”

“嗯”

我从后座拿了件外套给他披上,他半睁着眼看我一眼,然后很快便睡着了。

也不知道他是有多困,才这样歪着脖子秒睡过去,我轻轻把他的头扶到我肩膀上靠着,他的头发很软,很清爽的洗发水的味道,拂在我的脸上,连带着心也痒痒的。
我突然理解了那天在咖啡店,god对我说的,那种“戒不掉”的感觉。

只要这个人在身边,根本就不舍得放开。

和tae喝得烂醉的那个晚上,我就知道,我有多喜欢这个仅是和别人吃饭就让我嫉妒得发疯的人。

其实我没想过god会主动提出后退,那天他约我去咖啡店,我以为他是要宣战的。

结果他只是说

“如果copter还喜欢你,我就不会跟他表白,但如果有一天他心里不再有人了,我会努力变成他心里那个人”

说实话,god那句话,让我很难受,他比我想象地,还要在乎copter,这让我嫉妒,但作为朋友,我也心疼他的隐忍。

我摸摸在我肩上熟睡的人儿的脸,心里有说不出的悸动,

现在的我不够别人温柔,

不够别人好,

但你是否愿意,

在原地等等我呢?

copter醒来的时候,

已经快12点,

他眨了好几次眼睛,

才惊觉自己靠在我的肩膀上,

立马弹开之后还若无其事地抱怨我不叫他起来,

我揉揉被他压得酸软的肩膀,笑着问他想吃什么。
他想了想,说

“近一点的吧,那边转角有个面店,我两点要上课”

“好”

中午时分,店里都是人,所幸不显眼的角落位置还剩一张桌子,copter很熟练地点了单,对着手机屏幕弄他睡塌了的头发。

“你今天怎么发现我的?”

“就感觉到了”

“可看你没有特别警惕的样子”

“其实……我以为是p'god”

我顿了顿,喉咙有点干涩

“为什么以为是他?”

他耸耸肩

“之前有一段时间他经常来找我来着”

“嗯……”

我不想再跟他聊god,就终止了话题,他夹起牛肉丸咬了一口,欲言又止地看着我。

我受不住一直被他盯着,就主动开口

“怎么了?”

“那个……”他舔舔嘴唇,“你是不是跟p'god吵架了,从咖啡店那天开始你们就怪怪的”

“coptet”我说,“有时候你真的挺笨的”